logo
logo1

超级快3: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来源:和讯发布时间:2019-09-23  【字号:      】

超级快3

超级快3便感应到一声巨响。

超级快3

超级快3。

超级快3

历史小说:钟寒睿看到黎东升几人进來.赶紧让他们坐下.说道:“这几天你们受委屈了.这是正常的审查程序.我们要拿出证据证明我们的清白.你们不要有什么想法.万林呢.”司令员还沒接到万林逃跑的报告.高部长听到司令员问万林.赶紧站起回答:“昨天夜里.万林带着小花跑了.”“什么.妈的.军法处干什么吃的.”“啪”.钟寒睿一拍桌子.“蹭”的从桌后站了起來:“來人.把军法处长给我马上找來.”一会儿.军法处长满头大汗跑了进來:“报告”.“你干什么吃的.连个人都看不住.人跑了为什么不立即报告.立即把你的人都派出去.给我找回來.”军法处长听到司令员雷霆般的怒吼.脚下还沒站稳.敬个礼.掉头又慌慌张张跑了出去.高利部长看着怒气冲冲的司令员.赶紧汇报目前联合调查组已经调查出來的结果.说道:“鉴于现场勘察的情况和在场人员的证言.当时确实是公安局长命令武警战士持枪包围了我们的人.而且打响了第一枪.万林是在他们枪响后才动作的.被万林同时击毙的几人也确实存在着巨额行贿、受贿和杀人的确凿证据.所以.我刚才到军法处把黎东升几人带來了.我建议立即解除对他们的禁闭.”钟司令看着泪眼迷离的小雅、玲玲和神情沮丧的黎东升.皱了一下眉头:“禁闭.万林都跑了.还监禁个屁.都给我放出來.全去给我找万林.”高部长赶紧带着几人回到军法处.接上被关押的张娃三人.直接把他们送到了军区招待所.小静怡看着黎东升他们回來.依偎在爷爷奶奶身前.怯生生的看着黎东升叫了一声:“爸爸”.小雅和玲玲赶紧叫了一声:“伯父、伯母”.一把将小静怡拉了过來.她们知道小静怡常年不见父亲.跟他有点陌生.小姑娘看到小雅和玲玲到是不感到陌生.清脆的叫了一声:“姐姐好”.小雅和玲玲蹲下身子.仔细看着这个山村小姑娘.小姑娘长着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动上下忽闪着.清秀的小脸上挂着天真、稚嫩.略显消瘦的身躯俏生生的站在她们面前.活脱脱一个小美人坯子.此时.小姑娘四处张望.看了一圈后回身问小雅:“那个大哥哥呢.”小雅眼泪一下涌了出來.她抹了一下脸上.支吾着说:“大哥哥有事.出去了.过几天就來看你”……黎东升问了父母生活上的事.看高部长全都安排好了.便说:“爸、妈.你们先安心住在这.家里的事情等有了眉目我会告诉你们.放心吧.沒人能强占我们的家园.我最近会很忙.就先出去了.你们有事给我打电话”.黎东升带着几人走出招待所.问小雅:“你说万林会跑哪去.”小雅犹豫了一下.说道:“万林要跑.就是出动整个军区的人也找不到他”.小雅张了一下嘴又闭上.皱着眉头.忧郁的摇摇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黎东升心里也明白.小雅就是知道也不会说出來.再说.如果万林想跑.就沒有人能找到万林.就是找到了.也不可能把他活生生带回來.而此时.万林已经踏上了返回老家的旅途.他在半夜击昏黎东升后.命令小花咬断窗户上的拇指粗的铁条.带着小花钻出了禁闭室.他沒有直接走上回家的路.而是带着小花向数百里外的突击队基地跑去.一人一兽跑的飞快.在清晨时他们來到了基地附近.万林趴在基地外的草丛里.望着大门站着的岗哨和高高的围墙.眼前熟悉的一切让他两眼突然涌出了泪水.这是他军旅生涯开始的地方.也可能是他军旅生涯结束的地方.在这里面有他太多的记忆了.一个个熟悉的面孔逐渐浮现在眼前.亲如父兄的队长黎东升、池明涛、启东、魏超、洪涛、汪洪…….生死与共的张娃、大力、成儒.是姐姐还是……的小雅.古怪精灵的玲玲.一个个面孔生动的浮现在他的眼前…….透过这些熟悉的面孔.他的眼前突然闪现了手持狙击步枪.正在对他微笑的教练-----吴寒雨.……万林泪如雨下.良久.他默默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低声命令小花:“去我的床下.把一个小包给我取出來”.小花转身钻出草丛.一会儿.小花叼着一个挎包跑了回來.万林打开看了看.里面几叠百元钞票.还有一把起了毛边的牛皮刀鞘的军用匕首.军刀.是父亲留给他的唯一遗物.这是黎东升将他从老家接出时转交给他的.他一直沒敢带在身上.怕战斗中损坏了父亲唯一的遗物.他把它一直珍藏在小包里.包里的钱是他取出准备应急的五万块钱.沒想到这次还真是应急了.逃跑也需要钱呀.万林趴在地上抚摸了一会儿已经显得破旧的刀鞘.似乎在感受父亲的体温.虽说在他记忆中基本沒有父亲的印象.可他知道.父亲是是个敢爱敢恨.敢为母亲报仇雪恨的顶天立地的汉子.是一名荣耀、威武的中国特种军人.他抚摸军刀良久.轻轻地说了一句:“爸爸.您可不要怪我.儿子的所做所为无愧于心.”他猛地拔出父亲遗留的匕首.一抹寒光在星光下闪现.“好刀.”万林赞叹着.弯腰将裤腿挽起.小心将匕首绑在小腿上.然后放下裤腿.拍了一下小花.转身消失在夜幕之中.当天.万林出事逃跑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所有在家休假的花豹突击队员的耳朵里.大家二话沒说.买票就赶了回來.第二天.赶回來的突击队员全都背着黎东升.聚集到了陆军学院小雅的家里.大家听张娃叙说了事情的经过.当听到队长夫人惨死在铲车下.一群热血汉子“蹭”的站立起來.两眼喷射着怒火.

由龙族的无限使徒身体上的部分所做成的躯体,其带有的威压感令祖龙的神智不敢反抗这股上位者的压力。历史小说:万林刚下到一楼.就迎面碰上了警卫排的李排长.万林压低声音对李排长说道:“刚才二楼发现两名战士遗体.你迅速联系一下你的战士.看什么位置还有伤亡.”李排长听到两名战士牺牲.脸色一变.低头对着话筒叫道:“警卫排各组依次报告”.“二组正常”、“三组正常”……李排长在实现净一个排的人员按照三人一组分成了11个小组.第一组是李排长和在二楼的两个战士.其余的分布在研究所楼外各个角落.当报到第七组后.第八组沒有声响.“第八组报告、第八组报告.”李排长急切的叫着.可以就沒有回音.“第九组.”李排长的心“咯噔”一下.赶紧往下问道.“第九组正常”、“第十组正常”、“十一组正常”.报告的声音由于第八组的无声.都显出了紧张.万林冷静的看了一眼李排长:“第八组位置.”“实验楼外中心实验室下面绿化带中”.沒等李排长说完.万林已经带着小花奔了出去.他跑到实验楼外面顺着楼的边缘往第八组所在的位置靠近.此时小花已经绕到所里的小道上.飞快的向被炸开的中心实验室的窗户处下面跑去.先于万林接近目标的小花突然“嗷”地吼叫了一声.跟着跃起钻进了一颗茂密的大银杏树里.万林听到小花的叫声.跟着看到小花居然沒有扑向敌人.而是钻进了大树上方茂密的树冠里.万林知道机敏的小花一定是发现了敌人.而且发现危险沒敢直接靠近.他抬起手枪对着刚才小花吼叫的方向“啪啪”连打两枪.跟着蹲了下來.“叭”万林刚蹲下.一颗子弹紧贴着头顶飞过.万林冲着冒出火光的地方又连打了两枪.跟着身子翻滚着往前扑出了七八米.趴在一排低矮的灌木后面.就在万林连打两枪的瞬间.小花已经从银杏硕大的树冠顶上扑向了另一棵更接近中心实验室下面的大树上.“啪啪啪”实验室下面连续几枪打向万林刚才开枪的地方.跟着“轰”的一声巨响.实验室正对的围墙下面突然发生猛烈的爆炸.将高大的围墙炸出了一个三米多宽的缺口.随着爆炸的烟尘.实验楼下一条黑影猛然从草丛中站起.手中的自动步枪发出“哒哒哒哒…”的声响.一连串的子弹扫向四周.向着围墙缺口蹿去.“哒哒哒……”、“哒哒哒……”已经预料到八组战友可能遇害的战士看到敌人.猛地从埋伏在院内的各个隐蔽点站起.从各个方向举枪向着飞跑的黑影扫去.院内顿时被一片红色的弹雨覆盖.黑影在密集的枪声中踉跄了几步摔倒在地.跟着又爬起继续向院墙缺跑去……看到研究所内飞射的枪声.万林呼哨一声将小花唤下.自己飞快地向刚才黑影起身的地方赶去.听到呼哨.小花从靠近实验室的大树上猛地跃下.从实验楼的墙角下拖起一个小包向万林跑來.万林一个跨步跑到跟前.拾起小包看也不看直接甩向还在奔跑的小鬼子头顶.小包在弹雨上空呼啸着飞向研究所的围墙缺口.万林是刚才听到黎东升说小鬼子包内携带塑胶炸药.所以见到小包看都顾不得看.直接向外甩去.自己带着小花一个健步跑到大树下趴了下來.同时对着话筒大叫一声:“趴下.”已经身中数弹.趔趄着跑到围墙边的小鬼子伸手按向腰间.在弹雨的火光中.他的脸上似乎挂着一丝残忍的微笑.他是看自己已经跑不出去了.直接按动了自己刚才安放在实验楼下的2公斤塑胶炸药的遥控起爆器.可人算不如天算.身中数弹的他并沒有发现炸药包已经被万林甩到了他的头顶.“轰”.巨大的爆炸在围墙上方炸开.强烈的冲击波将周围的院墙炸开了三十几米宽的缺口.大量的砖块疾风暴雨般射向四周.整个研究院建筑物上的玻璃窗都被震的粉碎.大量的玻璃碎片“哗啦啦”地向地面坠下.一团巨大的火光冲天而起.这边连续的枪声、爆炸声早已惊动了警方.附近的居民不断打报警电话.而事先得到军区通知的警方只是派出武警.远远地将公路的主要路口封闭.严防人员和车辆进出这个区域.爆炸过后.万林抖抖身上的尘土站起.看了一眼小花.起身向着被炸塌的围墙跑去.在三楼的黎东升命令魏超等人继续保护中心实验室.自己从三楼直接跑下.飞快的來到万林身边.“怎么回事.这么大爆炸威力.”黎东升大声问.“小鬼子在实验楼安放了一包炸药.小花找出來的.我直接给扔过來了”.黎东升看着被炸塌的数十米围墙.心中嘀咕了一声“妈的.小鬼子太狠了.抢不到居然用这种下作的手法.”“那个王八蛋呢.”黎东升恨恨的问道.“我也在找呢.”万林低头寻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小鬼子的一丝痕迹.“估计是找不到了.这么强的爆炸.王八蛋早成灰了.”万林嘀咕了一句就往围墙外边走.“呵呵.你干嘛去.”黎东升听到“早成灰了”几个字.笑着问万林.“还有一名小鬼子在对面楼顶上.我去看看”万林回答.黎东升听到万林不慌不忙的回答.知道小鬼子肯定是在这个煞星手里见阎王了.他回身命令围上來的几个警卫排战士:“去几个人把尸体给我抬回來.”万林带着小花和5名战士上到对面楼顶.一个身穿迷彩服的小平头仰面躺在地上.额头上一个黑色的枪眼.两眼圆睁.无神的仰望着夜空.身边散落着一具火箭发射筒和一颗火箭弹.脚下放着一杆狙击步枪.看样子是发射完一颗正准备装第二弹时被万林击中.几个战士回身看了一眼远在800米开外的研究所大楼.吃惊地看着身背狙击步枪的万林:“您打的.”

超级快3

历史小说:箱子里有一层厚厚的海绵盖.羊参谋慢慢掀开海绵.里面是一排封的严严实实的深褐色的瓶子.整齐的躺在厚厚的海绵垫子上.玲玲在远处看到里面的玻璃瓶子.诧异的问小雅:“这是什么的呀.包装的如此严密”.小雅表情凝重的回答:“这可能是当年小R本在侵华时留下的毒剂实验标本.”.黎东升听见小雅的话走过來.看着小雅.想听她的分析.小雅继续说:“根据我们在山洞里见到的情形.可以断定.这就是当年日本鬼子侵华时建立的一个毒剂实验室.建在深山野林里是因为这里隐秘安全.人迹罕至.因为国际上是禁止研究和使用化学毒剂的”.小雅回身望了一眼身后的山洞.语调突然沉重起來:“而根据我父亲对当年的陈述.说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官兵进入山洞悄无声息的死去.唯一的解释是当年他们进入实验室.这些毒剂可能出现了泄露.导致了在密不透风的空气中布满了有毒物质.大批人员进入后发生集体中毒”.小雅以逻辑推理的方式.分析着当年的情况.万林这时在旁边问道:“那当时的副连长.为什么在最后快跑实验室的山洞时.又引爆炸药封闭了山洞呢.“小雅微耸着眉头想了想.回答:“可能是副连长走在最后.发现战士中毒后赶紧后退.而此时突然出现了巨熊一样的凶狠变异动物.所以.他为了保护外边的战友.在最后关头冒死封闭了山洞”.万林仔细回味了一下小雅还原的当时情景.点点头说:“你分析的很有逻辑性.可我们进入山洞并沒有发现通往实验室的山洞被封闭”.小雅笑了一下说:“这个很好解释.几十年过去了.这一地区肯定发生过地震类的地壳变动.导致了半山腰的洞口被巨石封闭.而洞里通往实验室的通道却被震开.等我们回去后.要好好查一下当年的地质资料.我相信在地质资料里.一定记述了这个地区的地震变化”.黎东升暗暗点点头.不禁为小雅逻辑性极强的分析折服.他对着身边的队员说:“小雅的分析很有道理.具体情况我们回去再根据地质、天气和当时的环境做详细分析.现在我们的任务是保护这些找到的样本.同时还要找到导致野猪和黑熊变异的原因.现在我们唯一的线索就是找到怪兽的老巢.刚才的怪物受了那么重的伤.一定是返回老巢了.我们跟踪过去看看它们老巢周围有什么异常情况.”黎东升说着.扭头对着羊参谋吩咐道:“羊参谋.你带着5名防化兵在这里保护这四箱标本.千万不要让里面的有毒物质泄露出來.这东西危害太大了”说完.他又把头转向洪涛:“你带着启东、魏超、汪洪在附近警戒.防止那些日本鬼子有余党.一定要保护好标本”.黎东升发布完作战任务.自己带着剩余的人员顺着怪兽的血迹往前追去.怪兽的血迹并沒有延伸进茂密的森林.而是顺着大山脚下的乱石滩蜿蜒而行.转入了山洞所在大山的另一面.沿途都是一片乱石滩.万林肩上趴着小花和张娃走在前面.其余队员成战斗队形跟在他们身后二十几米的地方.这次追踪十分简单.只要跟着怪兽的血迹走就行了.他们越往前走.石滩上的血迹越來越多.鲜红的血迹将整条怪物走过的通道都染红.此时东方的天际已经露出了一丝曙光.漫天的繁星不知何时已经隐退.远处的山林仿佛笼罩在一片雾气之中.朦朦胧胧.万林和张娃拐过山脚.万林突然举起右手.后面的队员立即停住脚步.黎东升快步跑上前掏出望远镜向前观望.拐过山脚.前面是一大块的开阔地.周围数十平方公里寸草不生.地上全是凹凸起伏的乱石滩.周围格外安静.沒有一点生命的迹象.连清晨的鸟叫、虫鸣声都沒有.黎东升观望了一会儿.嘴里对着万林和张娃诧异地说道:“怎么这么安静.不正常呀”.万林皱着眉头小声回答:“是呀.大山中不可能这么安静.清晨正是各种鸟鸣的时候.怎么会一点声音都沒有.你看怪兽的血迹一直延伸进了那个山洞.估计那就是它的老巢了”.张娃在旁也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连声说着:“是奇怪.一个活的都沒见到.怎么可能沒有一点生命的迹象.”黎东升放下望远镜.微耸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道:“这地方太诡异了.寸草不生.除了进入的怪物.居然沒有别的任何生物存在.而且怪物身形如此巨大.说明这附近一定有什么物质刺激了它们.不然按正常规律.它们不可能生长的这么巨大.如果里面有放射性物质.我们身上的防护服根本无法抵挡强烈辐射.那样就太危险了.我们先暂时返回”.大家听完黎东升的话都点点头.转身就往回走.万林起身刚走了两步.一直趴在他肩上眯着眼休息的小花突然睁开眼睛.竖着两只耳朵前后煽动了几下.突然悄无声息的从万林肩上跳下.扭头就往后面山谷奔去.万林感觉到小花跳下的风声.赶紧回头看去.见小花一溜烟的奔着前面跑去.他赶紧打了一个呼哨.想将小花唤回.谁知小花根本不予理睬.直接奔着对面的山脚飞奔.听到万林突然发出的呼哨.黎东升等人赶紧回过头.发现小花正带着一溜尘土在山谷内飞奔.黎东升赶紧走到万林身边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万林满脸忧色的摇摇头.大家都停住脚步.满脸忧色地站在原地.都往小花奔跑的方向看去.过了好一会.远方仍然沒有声响.万林沉不住气了.他猛地起身就要深入前面光秃秃的险地.黎东升一把拉住他说:“不行.你不能进去.太危险.”

超级快3历史小说:钟司令看到侯副所长走了出去.表情严肃地对着黎东升说:“所有参加这次行动的人员.都要在军区医院进行详细的身体检查.要确保参加行动的人员安全.此事由杨院长亲自负责.你们去吧”.黎东升和杨院长立即站起回答“是”.随即离开了办公室.司令员转头又对万院长说:“老万.你连夜起草一个报告.将此事以咱们两人的名义上报军委.着重说一下绿石头和小鬼子侵入的事情.请示下一步的行动方案.我的意见.是请科学院相关研究所的专家來一趟.专门组织对绿石头的研究.这个东西可能对我们国家的科学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万院长答应着起身敬礼.也离开了司令员办公室.黎东升和小雅、羊参谋随着杨院长返回了医院.队员们正在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的接受身体检查.黎东升看了一眼疲惫的队员.转身对杨院长说:“您是怎么安排的.”杨院长明白黎东升的意思.立即说:“今天只是做一些血液、体液和放射性检测.明天还有给大家做一些诸如骨扫描、CT、B超一类的检查.我已经在住院部腾出了一层病房.专供你们休息、检查”.黎东升感激的握了一下杨院长的手.带着检查完的队员到病房休息.后面连续几天.参加这次行动的所有人员都住在医院接受了无休止的检查.连小花和小白都要接受检查.刚开始给两个小东西检查时.它们还很配合.量量体重.测测身长、身高.两个小东西还转动着好奇的圆眼四处张望.可当两个小护士拿着针管.要给两个小动物抽血的时候.两个小动物可不干了.一个眼冒蓝光.一个眼冒红光.身子猛然立起.紧紧盯住小护士.两只前爪都伸出了寸许长的锋利指甲.呲着牙.身子缩成一团紧紧盯着针管.“妈呀”.看到两个貌似温顺的小东西.突然变的如此狰狞.吓得小护士惊叫一声扔掉注射器扭头就跑.万林赶紧制止住两个要发飙的小东西.护士的惊叫吓了黎东升和队员们一跳.全都穿着病号服跑了过來.当他们跑进万林房间.看到张牙舞爪的小花和小白.全都一愣.万林赶紧摇摇手说:“沒事.护士要给它们抽血化验.它们急了”.说着把两个小祖宗请到床上.万林转头对黎东升说:“小花和小白的检查就免了吧.您跟杨院长说一下.上次在动物研究所.小花差点惹出大祸.还是别勉强它们吧”.黎东升点点头.他也想起了上次在动物研究所.小花差点带着一群老虎、狮子、豹子……越狱.现在想起來都后怕.虽说这里沒有大型动物.可谁知道这两个小祖宗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在医院的第五天.检查基本结束了.小雅和玲玲带着小白跑到万林和张娃的病房.万林和张娃正拿着一个苹果跟小花玩.看到小雅她们进來.小花趁着张娃扭脸的当口.一爪将他手中的苹果拍向了小白.小白立起身子抬起两只前臂把苹果抱在怀里.张嘴就是一口.嘴里含着苹果.大尾巴使劲向着小花摇着.小雅笑着说:“还是小花照顾小白妹妹”.这几天她和玲玲已经闹明白了小白的性别.小雅和玲玲坐在病房的沙发上.看着狼吞虎咽的小白吃完苹果.玲玲笑着对万林说:“今天要好好审审小花和小白.它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就在长白山遇到了.我看它们两个是老相识了.不然.小花怎么就拼了小命独自跑回去救小白.”其实不单是玲玲心理有疑问.所有与小花熟悉的突击队员们心里都有这个疑问.万林在第一次看到小白心里就存在着疑问.只是后來一忙把这事给忘了.今天玲玲提起这事.他立即把小花叫到床边.万林张嘴询问小花、小白的事情.一人一兽连比划带说的忙活起來.小花立着身子.嘴里不断变化音调.“嗷”、“呀”的叫着.两只小爪子使劲比划着;万林身子一会儿趴下.一会儿站起.两只手臂不断晃动着.模仿着动物的各种形象.嘴里不停地问着.一人一兽忙乎半天.看的小雅和玲玲在傍捂着嘴“咯咯”直乐.小白在旁睁着两眼看着.不时也“嗷、嗷”的低吼几声.可显然沒有小花的语调丰富.万林和小花长时间生活在一起.已经形成了他们自己的一套独特交流方式.到最后.小花冲着趴在小雅和玲玲沙发中间茶几上的小白叫了一声.小白蹭的直接蹿到小花身边.亲热地伸出舌头舔着小花.万林站起身.笑着对小雅说:“终于闹明白了”.玲玲将眼睛瞪得溜圆.赶紧问道:“怎么回事.什么闹明白了.就看你们忙乎了.我可是越來越糊涂了”.万林把小白抱过來放到茶几上.对着小雅说:“你猜小白是谁.呵呵.她可是球球它妈”.“真的.”小雅惊喜的站了起來.眼前立即浮现出了圆球一样的小花豹.张娃也吃吃惊的从床上跳了下來.“球球.怎么又冒出个球球.”玲玲纳闷的问.上次去万林老家时.万林他们与玲玲还不相识.所以她并不知道球球的存在.张娃急于知道后面情况.赶紧回了玲玲一句:“小白和小花的儿子”.说的玲玲更是糊涂了.听到又出來个小花豹.她睁圆了两眼刚要张口.小雅急得在傍说道:“回头我给你解释”.急得不知所以的玲玲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郁闷的一屁股坐在床上.万林接着说:“小花跟我说.小白也是生活在我们老家的大山里.是小花的配偶.自从我们上次回家探亲.小花把球球带走送给小雅和爷爷后.小白觉得很孤独.经常在夜里偷偷去看球球.按照它们的生活习惯.孩子5岁就要独立生活.去年年底球球已经五岁了.所以小白就放弃了球球.不再过问它的生活.独自跑出來了”.

历史小说:军区作战部部长高利少将接过话详细的介绍说:“经过医院的全力抢救.小鬼子已经脱离危险.我们前天上午对他进行了审问.小鬼子名叫藤井,据他交代.他就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是日本在侵华时R本陆军参谋本部第九技术研究所.在长白山深处建立的病毒实验室负责人藤井麻郎的孙子.相关资料我们已经核实.当时确实有这么一个病毒专家.战前曾是某著名大学生物系的教授”.“他们这批人偷偷潜入我国共有两个目的.是根据藤井麻郎生前的讲述.來寻找当年他们小R本侵华时.在长白山区建立的病毒实验室遗留的毒物标本;再一个目的.是根据藤井麻郎临终前交代.他们当年撤离实验室时.发生了一件离奇的天外陨石坠落事件.让他们搜寻陨石”.“据他回忆.当年的坠落地点就在长白山他们的实验山洞附近.当年坠落时发生了很多怪异的现象.他是希望他的孙子找到这块天外陨石.他怀疑这颗陨石具有极高的科研价值.对他们日本军国的复苏具有重大意义”.黎东升插话问道:“那他们这次进入我国的共有多少人.”高部长回答:“这正是我要说的.藤井交代.他们这次一共进來了25人.而你们的报告中只提到了击毙18人.俘虏一人.总共19人.那么还有六人下落不明”.听到还有6名全副武装的小R本极右分子在国内.黎东升和万院长他们的脸一下沉了下來.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在医院的俘虏藤井和两种标本.黎东升立即站起來问道:“如果他们还在国内.我想他们的目标不外有三个.一是那块绿石头;二是那四箱标本;第三就是藤井本人了.他们一定不会让藤井成为活证人.让他们复活军国主义的丑恶行径被公诸于世”.钟寒睿司令员听完黎东升的分析点点头.心里暗叹道:“这小子锻炼出來了”.他站起來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目前我们已经从司令部警卫团.抽调了两个排的兵力在医院布防;另外派了一个排在核能研究所警戒;并通知了防化团做好生物研究所的警戒.我想.他们在我们国内沒那么大的胆子.敢在我们的城市里为非作歹.”黎东升听完司令员的话.嘴蠕动了一下.一副欲言又止的姿态.万院长注意到了他的神态.说道:“小黎.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黎东升看了一眼司令员.看到司令员点了一下头.张口说道:“根据我们这次在长白山与这伙人接触.这些人军事素养极高.一些人好像接受过特种军事训练.目前.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如果他们偷袭.我怕警卫团的人吃亏”.黎东升含蓄地沒敢说警卫团的人根本不是这伙人的对手.高利少将可是明白黎东升的意思.他立即说道:“黎队长说的有道理.我建议立即调回‘花豹突击队’.分别对核能研究所和军区医院进行协防.生物研究所本身就在防化团的军营里.而且毒物标本的意义不大.我估计他们深入的可能性很小”.听到两人的话.钟司令也感到防护这两个地方的力量稍显薄弱.可又不能调派太多的兵力防守这两个地方.这样会引起周边老百姓的恐慌.他沉吟了一下.对黎东升说:“那你就把你的人找回來吧.让他们辛苦一些.我本想让你的人好好休息一下”.黎东升答应着取出电话.命令正在返回基地的突击队员立即分成两组奔赴军区医院和省核能研究所.突击队总共11人.除去黎东升在军区司令部.其余10人正好5人一组.万林带着小花及张娃、玲玲、魏超、汪洪直奔省核能研究所.魏超任组长;小雅带着小白及成儒、洪涛、启东直奔军区医院.由洪涛任组长.所有武器装备高部长已经命令警卫团送到了两个地点.万林他们赶到核能研究所.研究所保卫处处长张明轩与警卫团先期派來的警卫排李排长已经在等着他们.魏超与他们接洽后先把装备发给大家.然后带着万林随着保卫处张处长來到研究所的监控室.两人仔细查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研究所建筑平面分布图.然后向张处长了解了一下监控探头的安置位置.魏超几人了解了建筑分布后.张处长说:“由于我们是涉密单位.而且院内存放着实验用的各种放射性物质.平时的保安措施就比较严密.院内保安队都是经过严格政审的退伍军人组成”.魏超点点头问道:“我们送过來的绿石头在放在什么地方.”张处长指着墙上的平面图正中的一座大楼说道:“在这里的三楼.这是我们的中心实验楼”.魏超说:“带我们去看看”.几人走进院内.警卫排李排长正带着张娃几人在院内熟悉地形.看到他们走來.玲玲说道:“我已经把院内的监控连接到我的电子对抗箱上了.同时对周围电磁信号实行了监测”.魏超走过去注视着小雅对抗箱上的显示屏.小雅不断切换着研究所的各个角落.万林带着小花看看研究所内的环境.两座6层的办公楼.一座是行政办公楼.一座是实验楼.所内四周还散布着车库、资料室和一些库房.大门口四个保安在站岗.研究所内的各个角落可看到不时出现的警卫排战士.为了防止敌人警觉.李排长把战士全都安排成暗哨.而研究所外面的保卫依旧由研究所保安队负责.这时.魏超和保卫处长张处长、李排长走过來.看万林正在抬头观看实验楼.魏超问道:“万林.发现什么防卫薄弱点沒有.”.“沒有.李排长安排的很专业.各个暗哨的潜伏点很到位”.说着回头冲着李排长点了一下头.




(责任编辑:潮训庭)

专题推荐